从国际结算银行报告看 CBDC 的优势

  • 2020-6-28 21:51
  • 3699
  • 区块链,数字货币,CBDC

国际结算银行于 6 月 24 日发布了一个白皮书。这份白皮书是国际结算银行计划在 6 月 30 日发表的年度经济报告中的第三章,标题是《数字时代的中央银行和支付》。国际结算银行提前把这章首先单独发表。由此可见它对这章内容的重视。这一章分析了目前 CBDC 在全球范围内的进展以及中央银行在 CBDC 的发行流通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它最后还对各国 CBDC 的发展提出了一些建议。

国际结算银行认为,目前支付市场中一些不足导致三种力量的兴起,来力图对此进行改进。这三种力量分别是比特币及其加密数字货币表兄弟们的兴起和衰落,Facebook 提出来的在全球范围内的 Libra 数字稳定币的建议,以及大科技公司和金融科技公司开始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国际结算银行直接用了 cousin 这个英文词。由此可见国际结算银行对比特币以及加密数字货币的态度。

如果我们看一下这三个主要力量的话,实际上第一个和第二个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也就是比特币以后,基于区块链技术产生出来的各种创新导致的对现有的货币和支付市场的巨大挑战。 所以现在各国中央银行与其说是在讨论应对 Libra 带来的挑战,不如说是在考虑如何应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带来机会和挑战。当然国际结算银行不认为各国 CBDC 的发展是 Libra 这样的私营稳定币推动的。它坚持认为 CBDC 一直是各国中央银行努力想用来同时实现几个公共政策目标的一个技术方式。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 Libra 确实是直接促进了全球范围内 CBDC 的发展。报告中举了一个图显示了各国央行的官员们在他们的发言中,对 CBDC 持有的正面或负面的态度。图中的黑线表明了持有正向和负面的净结果。我们看到从 2019 年的第 4 个季度开始,中央银行对 CBDC 的总体的正面观点态度就出现显著的持续增长。 而 Libra 消息是 2019 年 6 月正式公布的。Libra 显然是对各个央行在 CBDC 方面的态度产生了正面的影响。

国际结算银行的报告列出了很多 CBDC 的优势。我认为其中的两个特别值得重视。一个是普惠金融,另外一个是实现交易即结算。

 

CBDC 优势一:普惠金融

我们都知道,现在一个用户为了得到金融服务,必须首先获得一个银行账户。但是,对于世界上很多人来说,他们并没有这个银行账户。这或者是因为附近没有金融机构,或者是因为银行账户的成本比较高而且超过了其能够负担的能力。但这些人的通常都是需要金融服务,需要社会救济的对象。但因为他们没有银行账户,因此就很难以比较高效的方式获得金融服务和救济。此外,我们也知道,目前的救济资金发放的效率是有待提高的。这在全球范围内很多地方都是如此,即便是在美国这样一个经济发达的国家,也有很多人因为没有银行账户,而无法及时获得政府的救济。譬如在最近疫情当中,美国政府向个人提供救济服务。有的人就是因为没有银行账户,就未能及时得到美国政府的救济。最近美国国会一些相关的听证会当中,一些研究学者专门讲到此方面的问题。

在 CBDC 推出来之后,不管它是用什么样的技术方式实现,应该每一个持有手机的人都能直接获得 CBDC,并且使用手机中的 CBDC 进行日常的经济活动。我们都知道有手机的人数远多于拥有银行账户的人数,因此金融服务覆盖的范围就能更广。不管在平时的救济活动当中,还是在自然灾难发生的时候,政府发放的救济就能够直接把 CBDC 发送到用户的手机当中。这样的救济方式覆盖面就更广,就会高效很多。

 

CBDC 优势二:DVP 的交易结算模式

DVP 的英文是 delivery vs payment,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当我们用纸币硬币进行日常的买卖支付时,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模式。但是当我们用银行卡,或者是第三方支付工具,或者信用卡进行支付的时候,我们就需要有第三方的清算结算公司来完成真正的货币转账。机构之间的交易结算是完全采用这种结算方式。因此相应的成本高,效率低。尽管这种成本和效率并不明显,但是对社会整体来说,这个成本还是存在的。在 CBDC 发行之后,我们就可以直接实现直接转账,结算是由底层技术直接完成。就不再需要一个专门的第三方的金融中介机构来完成。这样日常的个人和机构的经济活动中的支付效率就会大幅提高,成本会大幅降低。

另外一个 DVP 的应用场景的是在证券交易后的结算。这个应用领域的在国际结算银行的这个报告中也提到。我们目前的交易清算结算是方式是先在交易所完成交易,然后这个交易发送到清算结算公司来完成清算和结算工作。通常需要 T+1 或 T+2 的时间才能完成真正的货款两清。如果我们采用 CBDC 来完成这个交易,那么我们就可以在交易完成的同时就实现 CBDC 的转账。这样的交易结算效率就是 DVP 模式。就比现有的方式要高效,成本降低。这实际上就是瑞士数字资产交易所正在采用的模式。它现在采用的方式是用数字瑞士法郎来交易数字资产。它的交易成员把瑞士法郎交给交易所,交易所按照一比一的方式向它发行等量的数字瑞士法郎。然后交易成员采用数字瑞士法郎在这个交易所中进行交易。交易结算的方式就是 DVP 模式。现在瑞士中央银行也在这个同样的这个基础设施之上来测试瑞士法郎的 CBDC。如果瑞士法郎 CBDC 发行成功的话,这个交易所就可以直接采用瑞士法郎 CBDC 来进行交易。采用这样的数字金融产品和交易方式的交易市场,其效率和成本显然就优于现有的证券市场。

 

有待观察的应用,跨境支付

CBDC 一个潜在的但是非常重要的应用就是跨境支付。国际结算银行在这篇报告中并没有直接说是未来的 CBDC 应该能很好的解决目前跨境支付的问题。它只是希望各国在考虑自己的 CBDC 的时候,考虑如何更好地支持跨境支付。目前的跨境支付是现有货币体系中服务比较弱的地方,同时也是 Libra 稳定币的机会。我一直认为 Libra 率先的应用场景一定是跨境支付领域,这其中就包括加密数字货币的交易。普惠金融会是 Libra 长期的目标,但不会是 Libra 首先应用的场景。显然国际结算银行是希望 CBDC 会有助于解决这个目前跨境支付服务不够的问题。但它并没有提出一些具体实现的途径。

CBDC 的跨境使用,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有各国的货币政策的考虑。所以这对中央银行来说,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但是跨境支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而且是越来越重要的领域。如果各国央行的 CBDC 不能为此提供有效的解决手段的话,那就会给 Libra 这样的项目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市场机会。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