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斯诺登:我眼中的比特币和区块链

  • 2018-11-25 12:50
  • 6558
  • 斯诺登,区块链

译者注:本文作者是本·维兹纳(Ben Wizner),他是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律师,同时还是作家和公民自由倡导者。自2013年7月起,他一直担任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的首席律师。本文以对话形式,向读者展示了这个因揭露美国“棱镜”计划和“监听门”的“英雄”对区块链和比特币的看法。

本是一个区块链小白,对区块链的了解仅限于“听说”,而斯诺登似乎对这项技术十分在行。小白VS大佬,不知道多少人会在本和斯诺登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呢?

 

以下为对话的全文:

 

(开头是本的自述)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斯诺登和我几乎每天都会聊天,大部分话题都和他所处的法律纠纷无关。有时候我们会在莫斯科见面,喝喝伏特加(我)和奶昔(他)。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会在安全的通讯平台上进行沟通,这种方式在他看来很舒适也很直观,但对我来说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我们在谈论政治、法律、文学、家庭、朋友和养狗的时候,我学会了只用两个拇指打字。我们有着相似的情感,但世界观却截然不同:我有时候会说他太倾向于技术解决主义(认为所有困难都有解决方法);而他就会抱怨我是胆小的渐进主义者。

 

通过这几年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他是我遇到的人当中,最有耐心、最谦逊且最能够清晰解释技术概念的人。我常常会希望有更多人或者说更多不同的人能够听一听我们的谈话。下文就是我们的一段聊天记录,仅做出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在这次谈话中,他给我科普了区块链,我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无知。

 

(下文BW代表本·维兹纳,ES代表爱德华·斯诺登)

 

BW:电子前线基金会(一个国际非营利性的宣传数字版权和法律组织)最近开了一个玩笑“下载所有解释区块链和说明去中心化货币就是未来的推特、文章和短信需要耗费的能源即将超越丹麦这一整个国家的耗电量。”的确,关于“区块链是什么”,网上有很多说法,然而我只能不好意思地承认,我还是不太懂。

ES:你又想上数学课了吗?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你应该还记得什么是加密哈希函数吧?

 

BW:我从来没记得过……

ES: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战。先从简单的开始:你对神秘的区块链到底了解多少?

 

BW:如果我4年前就能静下心来听你说这些我大概就暴富了吧?我经常听到这个词,但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去中心化”、“账本”等词经常出现。所以区块链到底是什么?

ES:基本上就是一个新型的数据库。试想一下,它会不断进行更新,同时不会跟旧记录混淆——就好比你可以在旧链上添加新的连接让它变得更强大一样——这样就对了。先从这个概念开始,然后我们再去聊细节。

 

BW:好吧,但是为什么呢?区块链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ES:一个词:信任。假设有一个旧的数据库,只要点击鼠标然后选择保存就可以修改任何记录;然后再假设进入这些记录和你的银行余额有关,如果有人可以随便把你的余额改成零,这就太糟了。除非你的银行账户里只有助学贷款。

重点是,如果在一个系统中有人可以用鼠标在任意时间修改记录,那么你就别无选择,只能信任他们能够胜任这份工作而且是个十足的好人。然而,人类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良好记录。区块链就可以创造一个不能被操控的历史。

 

BW:什么历史?

ES:交易。区块链最早的化身且最知名的概念就是比特币,一种新型的货币。但从近几个月开始,我们看到很多人试图把不同的记录纳入这些历史,所有需要存档且不应该被篡改的记录,包括医疗记录以及契约。

从最基础的技术层面来看,区块链就是给一些东西打上时间戳,以便证明其没有被篡改。第一个比特币——“创世区块”就包含了这类“证明”,直到今天你还可以随时查看。

就像是有个密码朋克和当天的报纸拍了一张自拍来证明这个全新的比特币区块链不是在几个月或者几年之前偷偷出现的(如果事实如此,创始人可以拥有不公平的优势,我们之后会谈到这一点)。

 

BW:区块链就是交易历史。真令人失望。我记得我听过很多夸张的说法:区块链可以抵抗审查,区块链是解决线上平台垄断的方法。

ES:有些言论只是炒作。实际情况是这样的,从理论上来说区块链的应用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但要知道,从物理上来说我们在讨论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概念,因此,这些应用都只是这一个主题的演化:即可验证的计算。

还记得数据库吗?整个过程就是打包数据包,可以是任何数据。如果涉及到钱,那就属于交易记录,但也可以是博客文章、猫的照片、下载链接,甚至是棋类游戏的操作记录。接着我们用一种复杂的方式来给这些记录做上标记,就算你要抗议,我也很乐意解释其中的原理。不过,如果你很怕数学的话,你可以把这个过程当做是技术版的公证制度。最后,我们把这些刚刚经过公证的记录分配给网络成员,他们会审核记录,并且更新到自己的独立副本上。最后一步是为了确保没有人可以欺骗网络成员,毕竟很多人都有副本。

很多人希望通过去中心化来取代现有的审查制度以及根深蒂固的垄断现象。在今天,公开的重要数据通常都是由GenericCorp LLC独家持有的,而这家公司可以而且确实是在出卖公众的利益并且任意玩弄这些数据。但试想一下,如果数据被分布在数百个司法管辖区的数千个地方,这样就不存在任意的处理机制或者“恶意”按钮,就算创造一个这样的按钮也需要取得全球共识,通常是至少网络中51%的参与者要支持修改规则。

 

BW:就是说,就算Peter Thiel胜诉了,法院下令撤掉部分有关他吸血鬼饮食的文章,那也没办法执行,对吗?因为“区块链杂志”已经发布这些文章了。

ES:是的——只要区块链杂志把文章发在了去中心化的公开区块链上,就算法院下令烧了他们的办公室也不会对网络造成什么影响。

 

BW:那么这是怎么实现的呢?

ES:我的天,我等这个问题很久了。你终于问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了。准备好听一些抽象的数学概念了吗?

 

BW:我时刻准备着。

ES:假设你不喜欢金融,我们可以从一个虚构的区块链博客开始,先忽略比特币。我刚才说过,区块链最有意思的数学特点就是,就算(文章)发布之后也是不可以更改的。

简单来说,你可以把每篇刚刚发布的文章看做是区块链上的区块。每次只要你发布了一篇新文章,你就给这条链加了一个链接。就算是要修改或者更新一篇旧的文章,也需要被添加到这条链的尾部,不会删除任何内容。如果你很担心出现操控或者审查问题,在区块链上,已经完成的东西就是完成了。如果你想删除一个区块,那么首先你要摧毁这个区块之后的所有区块,还要说服网络上的所有成员你的数据历史才是正确的,这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

为什么说这很难做到呢?区块链是基于精密的数学的记录,听起来很棒。但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有什么会阻止你添加一个新区块?是什么让你无法修改已经存在的链接呢?

我们需要明确以下内容:通常是记录、时间戳和真实性证明。

从技术上来说,区块链的运作过程就是给新区块(这条链上的下一个链接)加上上一个区块的内容以及一个时间戳(按照时间顺序发布),然后“把他们哈希(hashing)在一起”来证明这个区块是可以被添加到区块链上的。

 

BW:“hashing”?这个动词真的存在?

ES:加密哈希函数是一个数学问题,通过一种可预测的方式转化任何数据。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用哈希函数展示同一张猫的照片,你总是会得到同样的结果。我们把这个结果称为这张照片的“哈希”(hash),把从照片到数学问题的过程称为“哈希”(hashing)这张照片。另外还有一点比较重要,如果你用完全一样的哈希函数处理有一点点差别的猫照片,就算是再微小的差别,你都会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哈希数据。

 

BW:哈希函数可以处理任何数据?能不能哈希一篇博客文章或者金融交易或者《白鲸》(一部小说)?

ES:是的。我们可以哈希不同的区块,而我前面说过,区块就是经过美化的数据库更新,可以是金融交易、网络链接、医疗记录等等。每个被添加到链上的区块链都会由其哈希进行识别并验证,这里的哈希来源于上一个区块的哈希数据。这条完整的链可以一直追溯到第一个区块。

我已经尽量不说一些技术术语了,不过重要的概念还是要了解,比如链上的区块应该是可验证的,严格遵守时间顺序,且不可更改。每创造一个新的区块——比特币每10分钟出一个块——都是对之前区块的有效证明,这样一来,越早的区块就越难修改,除非彻底摧毁整条链。

所以说,Peter Thiel听到风声之后如果想要“杀死”这条链就已经太晚了,因为这里已经建立了数千条已发布的且可验证的历史。

 

BW:这样就能拯救互联网了?你能跟我讲讲为什么有些人认为区块链可以取代大型技术平台垄断吗?它是怎么削弱亚马逊或者谷歌的影响力的?

ES:我想,答案应该是“痴心妄想”。至少在短时间内是如此。我们不能断言亚马逊不会涉及货币领域,但我认为和出版业相比,区块链在交易方面更有可为,因为该行业的效率相对较低。

还记得我举的第一个例子吗,旧版数据库中的银行余额。这种设置速度更快,成本更低也更方便,但很容易出现问题或者被滥用,问题的源头就是工程师们口中的“可信权威”。区块链以效率为代价,淘汰了这种可信权威。目前,Visa和万事达卡等传统“权威”每秒可以处理成千上万笔交易,而比特币只能处理7笔。不过目前已经有人在解决这种效率上的弱势问题,相信在未来几年内我们将看到区块链的交易处理效率得到大大的提升,这将不再是一个大问题。

 

BW:看来我躲不过这个问题了。说到加密货币,我脑子里就会有一个画面,一些技术小哥生活在波多黎各等地方的一个大宫殿里,里面金碧辉煌,外面水深火热。你是时候好好跟我说说比特币了。

ES:我也不爱听坏消息,不过扎克伯格已经很有钱了。货币,的确是展示区块链最好也是最知名的例子。

 

BW:有了货币,区块链解决了什么问题?

ES:同样也是信任。我不想说的太复杂。先问问你,今天的货币是什么?就是一些棉花纸对吧?但大多数情况下,这只是你进入数据库的通行证。有些银行告诉你,你有300卢比,你可能希望明天他们能给你一个相同的或者更大的数字。

假设你没有银行账户,也许原因是你不能满足开户的条件;也许在你生活的地方银行根本就不可靠,就像塞浦路斯一样,银行通过搜刮民众的存款来拯救自己;又或者货币本身就不健全,就像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一样,你的积蓄昨天可以买一套房,今天可能就连一杯咖啡都买不起了。货币体系太失败了。

 

BW:先等一等。为什么比特币有价值?比特币的价值来自哪里?支撑它的是什么?假设我持有一个比特币,我是真的持有它吗?

ES:好问题。那你手上的那几张绿色的纸为什么有价值?如果你还没愤世嫉俗到说“因为他们有枪”,这就是法币和垄断货币的区别,他们在稀缺性以及保值和交易方面存在实用性,大家就这一点已经达成了共识。

先不说纸币吧,毕竟它们本身没有价值。先说说为什么黄金那么值钱,但是并没有被用在日常生活中?因为人们都认为其价值超过了实际的应用价值。有这样一种社会观念,把黄金从地里挖出来然后放到架子上,这个过程耗费的成本很高,再加上人们都喜欢对它进行估价,因此把一种无聊的金属变成了世界上最古老的保值品。

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其实基础价值有限:毕竟只是一种证明,可以让你在区块链上存储数据,从而让每个区块链的参与者为你保存一个副本。但部分加密货币的稀缺性是真实存在的:比特币的总量只有2100万个。挖矿竞争涉及了数亿美元的设备和电费,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这就是支撑比特币价格的东西。

然而,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就是,人们对其交易实用性的认可是加密货币价值的唯一来源,即加密货币可以每天在全球范围内转移大量的资金,同时不需要银行的参与。只要人们还想要不通过银行转移资金,加密货币的价值就会存在。

 

BW:你呢?你怎么看?

ES:我喜欢比特币交易,因为他们很公平。你不能停止或者撤回比特币交易。美国银行可能不想为我这样的人处理交易。在传统金融系统中,美国银行和其他同类机构的确有这么大的权力。如果一个来自委内瑞拉的年轻人帮巴黎的一个人做了网络开发工具,而对方要向他支付硬通货,但由于货币管制的问题,对方不可能直接转法币,这时候加密货币就派上用场了。比特币可能不是真正的私有化货币,但它的确是第一种自由货币。

比特币也有竞争对手。有一个项目叫门罗币,他们希望让交易变得不可追踪,在人们发送交易的时候加上一些小伎俩。还有一个更新的项目叫Zcash,采用了创新的数学来实现完全私有化的交易。如果我们在未来5年内无法默认使用私有化交易,那么肯定是法律的问题,跟技术无关。

 

BW:也就是说,假如特朗普通过封锁银行账户来切断你的收入来源,你还是能收到应得的演讲费用。

ES:他还可以发推呀。

 

BW:我想缺点就在于,有时候政府追踪或者封锁交易是出于公众利益的考虑,比如税收、制裁和控制主义融资。我们想让你继续有稳定的收入,同时也希望继续对腐败的独裁者进行制裁。

ES:如果你担心没了比特币,有钱人就不会偷税漏税了,那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你提的这点很好,但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同意,我们远远没有触碰到政府的底线。人们通常还是需要把这种神奇的互联网货币兑换成其他币种来购买奢侈品,因此政府目前不会太过担忧。

 

BW:你再详细说说。把比特币兑换成现金难道就不会影响你说的那位来自委内瑞拉的年轻人了吗?

ES:区别在于规模。如果这个委内瑞拉的年轻人想要把一个月的工资(以加密货币的形式)兑换成当地货币,那么她根本就不需要提供身份信息,甚至不需要银行。这是人们在日常交易中会用到的现金,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但如果有一个腐败的独裁者想要造一艘价值400万美元的游艇,就算造船的人没有这么多的流动资金,也没有互联网货币参与其中,这也不代表警察不会找他们问话。

同样的,各国政府可以共同合作打击“真正的”犯罪分子,例如本·拉登,但却很难镇压那些异见分子。法国和中国可以一起追踪本·拉登的比特币钱包,但对没有造成重大破坏的异见分子却无能为力。

 

BW:你的意思是,比特币对于那些罪大恶极的人来说其实没什么用?

ES:甚至还会伤害到他们。依赖区块链就意味着他们一定把犯罪证据存在了电脑上,根据我们这10年来的所见所闻,政府调查者渗透民众的个人电脑简直是小菜一碟。

 

BW:那你觉得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有没有什么阴暗面?

ES:所有的新技术都是一样的,有颠覆就会有滥用。问题在于两者之间是否取得了平衡,其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机会的不平等:有些新技术用起来没那么简单,而且理解起来还是很难。他们(技术创造者)都假设使用技术、基础设施和教育的水平是均等的。全球化对世界各国经济造成了颠覆性的影响,赢家领先了一大步,而输家得到了同等水平的伤害。区块链的先动优势也一样。

 

BW:互联网经济展现出来的是,一个平台可以是去中心化的,但货币和权力依然可以是非常中心化的。

ES:没错。我在这里还要提出一些技术上的批评。加密货币通常是建立在两个“彩票”系统上的,一个是工作量证明(PoW),一个是权益证明(PoS),为了保护网络,阻止攻击,这是必要之恶。两者都不完美。PoW会奖励那些负担得起最多设备(矿机)和电费的人,这会带来消极影响,而且是偏向于有钱人的。PoS试图解决环境问题,直接给有钱人奖励,希望他们无止境的竞争欲望能让这场游戏继续。毋庸置疑,我们需要新的模式。

 

BW:再说说环境问题。为什么这种神奇的互联网货币需要那么多能源?

ES:假设你决定挖比特币。你应该知道比特币总量有限,每十分钟会产出新的比特币。为了公平分配比特币,其最初的创造者设计了一个非常聪明的机制:一个全球性的数学竞赛。这个竞赛每十分钟一场,赢家可以拿走每轮的奖励:一些全新的,从未被用过的比特币,只要解出了一个数学问题,你就能创造出新的比特币。为了防止比特币产出的速度过快,数学问题的难度会基于之前的问题难度进行调整。这个机制就解释了为什么无论多少人参与了这场竞赛,比赛时间都在十分钟左右。

这种聪明的设计存在一个缺陷,那就是没有料到比特币会这么成功。解答数学问题的奖励从一开始的几美分变成了现在的数千美元,因此吸引了很多人消耗大量的能源,建立大规模的数据中心来参与这场数学或者说是挖矿竞赛。由于这场竞赛中出现了大量的算力,因此难度也越来越高。

这就意味着最大的赢家是那些有能力投入数百万美元来解决这个除了挖矿以外毫无意义的数学问题的人,只有这样才能防止区块链遭受攻击。

 

BW:听起来就像是……虚无主义。我们来说一些更大的东西吧。因为无休止的炒作,我想要了解区块链。有些政府认为比特币威胁到了世界秩序,有些VC认为区块链能够开启一个透明的黄金时代。但你居然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新奇的数据库。

ES:技术就是技术,这是最基本的。重要的是应用。真正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是区块链”,而是“区块链应该怎么用”。这就又回到了我们最初的对话:信任。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每个人都会对所有事说谎,就连最普通的年轻人也会在Instagram上虚构一个根本不属于他们的生活。在搜索引擎上,同一个问题可以得到不同的答案。任何事都需要信任;与此同时,所有事都不值得信任。

这就是区块链的有趣之处:区块链就是那个能够帮助我们创建去信任化系统的小齿轮。关于区块链,唯一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很无聊,效率很低,很浪费,但是设计很巧妙,不可能被篡改。在一个充斥着谎言的世界里,要证明一样东西的真实性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或许是你银行账户的价值,或许是你的耐克鞋的产地,或许是你在校长办公室的档案,只要上了链,就算全世界都能看到,记录也是不可更改的。

兴奋的点在于所有事都是可追踪且可验证的。问题就在于是否自愿。

 

BW:你看好走出试验阶段之后的区块链应用吗?

ES:你觉得呢?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