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冬天这么冷,我为什么还做区块链编辑?

  • 2018-11-8 23:46
  • 3291
  • 故事,区块链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三言财经脑暴大队

 

渐入寒冬,我见过了币圈太多的离开。

 

或许受不了行业熊市的寂寞所以早早逃离,或许不想再为了突发新闻加班到凌晨所以递上辞呈……

 

离开的理由那么多,可我为什么选择留下?下面这张图或多或少表现了区块链媒体人的价值观。

 

我们常说,每个人的故事都值得记录,每一段人生都值得铭记。一路走来,我们记录每个人的故事,却还未讲述我们自己的经历。

 

在今日记者节,三言财经的小编们分享我们自己的感受和故事。

 

WechatIMG9354.jpeg

 

丰收100_自定义px_2018.11.08.jpg

  FENG  

 

三点钟澳门区块链大会的光怪陆离:大妈、泡沫、100块都不给我!

平台币之争:交易所的玩具,一场“伪去中心化”的创新?

 

2017年当区块链火热的时候,我是个看客,当时还是在一家科技媒体工作,每天有追不完的热点。

 

突然有一天,原来的媒体转型了,可以说幸福的太过突然。因为只要经历过春节期间的三点钟信息流轰炸的人,没有人不想往哪个圈子里钻。

 

正赶着春节,当时还没“过门”的我忙的不行,老岳父因为身体原因住了院,其实每天都怕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再加上还要准备婚礼,心里有喜有忧,苦甜参半。

 

那几天的区块链新闻热的不行,每天都有各种“大佬”的言论,反正当时听起来挺玄乎的,也没怎么当真。

 

不过我的老板可能当真了,因为没多久我们就转型all in区块链了。币圈里也一个一个造富神话被宣扬了,领导们就发话了,做区块链媒体不买些币像什么样子。

 

没办法,我捣鼓了半天,买了不到1000块的比特币,当时也就认识它而已。从此入了区块链的坑。

 

原来的1000块早不知道去哪里了,剩下的只是我可怜的2万块钱变成了趋零的山寨币。在币圈涨涨跌跌的行情中,一点点的学习所谓的区块链。

 

一年的时间,参加过大大小小、特色各异的区块链大会,也见过各式各样的大佬,采访过五光十色的项目,被无数的人叫过“老师”。

 

一年的时间,没有什么蜕变。币圈凉了,链圈也凉了,大佬少了,最明显的是激情没了。

 

如果你问我对区块链有信心吗?为了工作我会说“有”。现在我还在这样一个圈子里厮混,有了一丝丝长进。我的老婆总是告诉我,你能干好一个职业,再去干另一个也不会太差,我深深认同。

 

对一个普通的人来说,不能过度的去谈梦想,脚踏实地来的更加实在。区块链也是,于我也是。

 

我还会在这个圈子里呆着,区块链还需要几年的成长,于我也是。

 

嘴遁100_自定义px_2018.11.08.jpg

  嘴遁  

 

行话揭示的真相:波场、量子链等不过是巨头们云服务的附庸?

独家专访Fomo3D总设计师Justo:设计这个游戏就是为了好玩儿

 

在进入区块链媒体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进入新闻业,从未想过自己会担任记者,从未想过自己会去采访业界名人,与著名学者、比特币开发者、区块链创业公司的CEO和CTO,以及各种商务、记者、创始人们面对面交谈,交换联系方式。

 

作为一个技术爱好者,当初进入区块链媒体,本是偶然。但在短短的半年里,在一个创业公司中,经历了从运营到记者、从记者到编辑的两次大转变,以及工作内容上从社群建立、运营、活动策划、技术支持、线上采访、线上主持、线下采访、商务拓展、文章撰写的各种丰富经历,深感创业公司之神奇。也是在这短短的半年里,经历了区块链行业从极热到渐冷,从天天开会到没话题可写,深感科技行业兴衰之迅速。

 

最为深刻的经历之一,莫过于一次线下采访。

 

这次是一个小型的见面会,主角是曾与中本聪有200多封邮件往来,并且最初帮中本聪掌管bitcoin.org和和bitcointalk.org网站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Martti Malmi。在这次见面会上,记者们被安排至单独的小屋,对Martti进行群访。冲着中本聪的名声,这次去的记者非常多,而且都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时间有限,每人被规定只可提问两个问题。

 

令我吃惊的是,众人的提问与技术相关的问题极少,而与行业的提问也大都是笼统的行业大势的问题,只有一名记者问到了具体的行业热点问题,甚至有记者到后来没有问题可问,问了些与行业不太相关的私人问题。实在不知道各位记者朋友是对行业了解不深,还是疏于准备以至于对Martti Malmi了解甚少,抑或是根本就对行业不感兴趣。

 

记得曾看过一个记者写自己的采访故事,采访前她被告知此经济学家要求很苛刻,而在采访过程中,她也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确实,对记者来说,和学者交流学术,实在要求太高。任何行业的记者如果缺乏相关领域的知识,在采访时如果碰到一个不会把专业知识讲的浅显易懂的学者,实在是难以令采访对象满意。但我并不认为这是疏于准备的理由。

 

作为一个科技爱好者,之所以进入这个区块链行业,本是看好它的未来。半年多各类工作的亲身体会,让我从多个角度了解到了行业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与一些真正在写代码、攻克技术问题的从业者的交流,然我看到了这个行业最真实的一面,也让我对整个行业仍然充满信心。

 

虽然各路记者们的提问并不尽如我意,但这不正是我的机会么?

 

路西100_自定义px_2018.11.08.jpg

  路西  

 

Dbank钱包下架风波:与360关系密切,用户欲组织维权

矿机行业集体过冬:多款矿机已达关机标准

监管为区块链“办会热”降温,9月活动场次减半,北京仅2场

 

我从来没想过做记者或者编辑这类的工作,多年的高等教育生涯中也丝毫未曾接触过新闻学之类的东西。但不妨碍这个职业在我的认知中有着极崇高的地位:揭露真相,报道罪恶,口诛笔伐,坚守正义。

 

没想到,毕业后我到了一家区块链媒体。从翻译做起,又兼带了编辑的工作,后来慢慢开始自己写一些报道文章。不敢以记者自居,只是这份工作恰能满足我从旁观察社会、窥视人性的好奇心。

 

区块链行业很新,区块链媒体行业更是如此,算来我入行的时间也并不长。然而当真是牛鬼蛇神的事都见识过一把,割韭菜的和被割的都花样百出,惊呆了我这个刚走入社会不久的小白菜。

 

我曾写文深挖过几个骗钱跑路的事情,受害者中有被骗光棺材本的农民大爷,也有把学费都搭进去要自杀维权大学生。自己在的媒体圈也被人吐槽只知道疯狂办会,无底线接广告。满满的负能量一度让我想逃离这个圈子,我还年轻,害怕自己有一天会随波逐流,被环境改变。但另一面,一大波宣传声称着区块链的颠覆与神奇,又让我犹豫止步,还是再观望一下吧。

 

做这份工作的另一个原因是,性格所致,我不爱社交,但喜欢思考,不爱说话,但表达欲强烈,能从事文字工作又贴近社会已实在幸运。虽然达不到诗和远方,但在苟且与理想能找到一个平衡已经很不容易。

 

最后想说,写公号的不一定是狗,敲键盘的也可能是侠。

 

雨霖100_自定义px_2018.11.08.jpg

  谢雨霖  

 

真“去中心化”的世界可能从不存在|三言观察

《韭菜的自我修养》读后感——要想当好韭菜还得先干了这碗鸡汤

 

杨宁说后悔进入币圈的时候,我估计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收割、维权,挺心累的。

 

“你不会也想走吧?” 小白一如既往的刷着微博,漫不经心的说道,“这篇底下都是骂他的,这圈子真的是好复杂啊。”

 

天气越来越冷了,和同事一起吃饭都成了挑战,单位院子里的餐馆没有暖气,我买的几个大白馒头没一会都凉了。

 

“做小编这么久,都快见怪不怪了”。 的确,圈子里被骂的大佬到处都是,我觉得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你能见怪不怪?你不觉得难受吗?” 小白忽的撂下手机,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挺不愿意写这些的,维权、收割,看着他们损失血汗钱,我心里难过啊。” 小白的声音忽然温柔了起来,她默默地吃了几口菜,就像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姑娘一般。

 

“我也挺难受的”

 

还没等我说完,小白忽然插嘴:“你没想过离开这圈子吗?”

 

我是特别缺心眼的那种人,不知道平日里开心的像是拨浪鼓一样的小白姑娘这是怎么了。再一看她,她挑着筷子来回拨弄着盘子里的茄子,却又没有想吃的意思。

 

“没想过,而且咱们这个圈子未来是很美好的。”

 

“为什么?这些日子写过那么多事,你还觉得值得继续在圈子里吗?”

 

“因为有你呀”。我屏住气,尽量掩饰想大笑的冲动。

 

“……有病病?”,小白白了我一眼,又开始吃饭。“懒得理你,整天没个正经。”

 

“哈哈哈,我是认真的,因为圈子里有像你这样的充满激情和理想的小编,所以这个圈子一定会好。我们都只是圈子里的一个缩影,但正因为有三言这样的理想团队,未来不会差的。” 

 

“可是”……小白呆呆的看着我,还是那样的呆萌。我打断她:“我们手中的键盘,就是让这个圈子进步的阶梯。我们客观报道真相,普及区块链知识,让更多人了解圈子,让阳光照进圈子,就是在为这个圈子建设添砖加瓦。所以我不仅不想走,还要努力工作让这个圈子更美好。”

 

说完,我擦了擦嘴,摸了摸肚子,今天饿坏了,一口气吃了四个馒头。“当然了,也可能因为三言像你一样的美女太多了,傻子才走呢!”。

 

“滚,吃完没,完了赶紧干活了”

 

王白聿100_自定义px_2018.11.08.jpg

  王白聿  

 

11个比特币一条人命,暗网背后的真相触目惊心

股价大跌、撇清关系、遭交易所处罚……那些区块链概念股后来怎么样了?

 

几个月前投资人说过的一句话让我至今印象深刻并深以为然:“这真是我见过的最烂的圈子。”

 

4月我懵懂之下进入区块链行业,见过了从价比黄金到一文不值的空气币,也见过了币圈大佬不停的互怼撕逼。这行业乱的,连采访对象都劝我说:“小闺女,搞完我这份报道,好好思考一下币圈媒体的工作前途,建议年后更换一个行业。”

 

不过大概是这个圈子够狗血,反而觉得生活不像白开水一样寡淡无味。

 

入职以后,我熬过最晚的夜,看过最难懂的的招股书,啃过最绕口的报告。为了一篇暗网的稿子,半夜看纪录片里各种血腥的画面。记得和编辑部同事写文章写到凌晨三点半时,苦笑着跟对方说,码字不易,要笑着活下去。如果不在区块链行业,我可能永远都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当年徐小平说:“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对传统的颠覆,将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得更加迅猛、彻底。”马云说:“区块链不仅仅是用在比特币,我相信区块链能改变未来二三十年的经济和金融体系,它关乎信任、信誉和安全。”徐小平很激动,马云很自信。

 

留在区块链行业的理由有千万种。我在这个行业见过许多烂人、骗子,但也知道有人还在坚持。即使我仍然不确定区块链是否真的会“颠覆”什么,但还是不想缺席区块链世界的每一个日夜,做一个行业的见证者。

 

故事讲完了,工作和生活还未停止。我们只是普通人,并不因我们选择留下而不同。但是,我们始终心怀理想,坚信我们所做的事业有意义,有未来,有愿景。

 

故事讲完了,故事却也仍然继续。我们想成为一扇透明的窗户,让大众透过我们观察这个世界。

 

我们的故事很简单,但我们的理想很丰满。区块链能够让信息永不篡改,而我们想让真相永不扭曲;区块链需要矿机驱动,但也更需要真相催化;矿工视比特币为天降横财,而真相是我们的瑰宝;当大家讨论炒币的心得,我们遨游在方块字的海洋。

 

我们,见过疯狂也见过悲伤,重要的是,我们一起见证链圈故事。

 

你还坚守在区块链行业吗?为什么?请留言。

 

(本文系三言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