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双料冠军法师专访:区块链痛点在于思维转变

  • 2018-9-14 11:10
  • 1382
  • 0
  • 区块链游戏,NEO区块链大赛,游戏

当我姗姗来迟地赶到约定地点时,在人群中一眼就锁定了法师,高、白、瘦,脸上的小胡子修剪的很整齐,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法师在采访过程中不断移动着手机屏幕上的辅助功能按键,在心理学上,这类细节被认为是一个人紧张的标志。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回答问题时的法师逻辑清晰,妙语连珠,言语之中尽是对自己、对产品、对未来的自信。

 

早在NEO游戏大赛颁奖典礼时,他便拿下了最受欢迎游戏和最佳游戏双料奖项,总金额为100万人民币。当他高举着获奖奖牌时,现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他用骄傲而坚定的眼神环视全场。

 

这是独立游戏人特有的气质,说不清道不明。

 

NEO游戏大赛双料冠军《Card Maker》视频

 

或许是因为他的ID,或许是因为他使用了《去月球》的背景音乐作为BGM,让同是资深死宅游戏迷的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我武断地认为,他似乎和大多数区块链游戏开发者不太一样。

 

在交谈过程中,我发现他不仅和大多数区块链游戏开发者不太一样,还是一名非典型的独立游戏开发者。

 

与很多游戏开发者张口闭口“情怀”不同,法师注重产品的思维逻辑,会去思考如何落地,抬头看月亮的同时,也会低头捡起六便士。

 

他说目前市面上的大多数区块链游戏都是想“割韭菜”,只看到了区块链中的钱,并没有看到区块链背后的思维。

 

「绝大多数区块链游戏者,并不懂区块链」

 

这是法师对现状的判断,也是一个虽然尴尬,但没有人能逃避、能否认的事实。

 

01

一名传统游戏开发者

 

法师作为游戏开发者至少有十年了。

 

他自称是半个正规军,有过游戏公司的经历。当我试图打听具体的公司名称时,法师自嘲道:“不是什么知名的大公司啦,如果在大公司做得好,也不会去开发独立游戏和区块链游戏了。”

 

在08年,法师开发了一款页游,这款挂机游戏登陆了人人网(当时应该还叫校内网);14年他投身手游,制作了一款Roguelike游戏《探索者》。

 

法师坦言,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游戏这个行业,有了很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

 

作为一名游戏开发者,法师也曾经“不务正业”。

 

他说曾经在国内运营过一段时间的阿瓦隆Online(一款类似“狼人杀”的桌游)。当时狼人杀在国内异常火爆,法师笃定这款相似的产品能复刻狼人杀的成功,不过由于受众群体太少,最终事与愿违,法师再次将所有的精力投向了游戏开发。

 

习惯性地,我问了下法师喜欢玩什么类型的游戏。

 

他的作答有些出乎意料:“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问得不好,你应该问我不玩什么类型的游戏。其实我自己也说不太清,硬要总结的话就是喜欢玩有深度的,或者在某些方面做到极致的,这种游戏比较有气质吧。”

 

“所以你应该算是那种比较沉下去的游戏开发者?”我追问道。

 

法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肯定道:“对,可以这么说吧,我认可这种说法。”

 

02

必须成为最先吃螃蟹的人

 

法师和他的团队在传统游戏领域中并非无法生存,缘何投身目前还较为贫瘠的区块链游戏呢?

 

说到这里,法师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也知道现在的大环境并不好,传统游戏领域挺糟糕的,各种政策收紧对我们这样的中小团队肯定是有打击的。

 

另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区块链游戏不仅仅是一个新的赛道,给我们这些中小团队提供弯道超车的机会。准确一点,这是一片新的大陆,有潜力,有更多的可能。”

 

的确,目前市面上的大型游戏厂商都有自己的舒适区,如今的区块链游戏对他们来说,最多只是点缀。

 

但中小厂商不一样,他们必须成为最先吃螃蟹的人,去摸透区块链市场,才有可能在大厂和政策的夹缝中生存,所以他的判断中,区块链游戏一定是一场自下而上的变革。

 

法师认为:“一个传统游戏的项目经理,在放下成见的前提下,认真地去尝试三个月的区块链游戏,肯定能做出不错的产品的。”

 

法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03

不玩猫你很难真正看懂区块链游戏

 

在开发《Cardmaker》前,他几乎涉猎了市面上所有的区块链游戏。

 

在这些游戏中,他对《加密猫》的评价非常高:

 

“不玩猫你很难真正看懂区块链游戏。”

 

“我算是在猫里面被割了一大把。但是加密猫确实把一些区块链的特质反映出来了,比如说资产确权,比如说强金融性。哪怕是我后来明白了它是个传销游戏,我还是觉得设计者真的非常厉害,能够抓住人本性中的一些东西,赋予整个游戏极大的商业价值。”

 


 

对之后的一些类似加密猫的产品,法师则不以为意。

 

他不屑道:“我只承认第一款,后面的都是在抄猫,Fomo3D算是个例外。

 

但他本身就是个庞氏骗局,他们团队在对人性的利用和挖掘上要更深。其他的团队,都是不加思考就抄上去的,我反正对这种行为是嗤之以鼻的。”

 

这类行为往小里说,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透支项目的生命,往大里说,就是在透支整个区块链游戏行业的生命。”

 

关于透支,法师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他身上的例子。

 

在参加NEO比赛时,有一个奖项需要拉票。他就在自己的一个硬核玩家群中说了这件事,有人就很好奇,问什么是区块链游戏。

 

法师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有人抢先说了句:“就是P2P咯。”

 

法师略显无奈地说:“这句话一出来,整个画风就偏掉了,他肯定也只是知道一些凤毛麟角,但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一旦这种偏见形成,被大多数人所接受,那整个行业迟早要陷入万劫不复。”

 

 

在对话期间,法师多次提到了《加密猫》和Fomo3D这两款游戏。

 

当我问起他对这两款游戏的态度时,法师强调他很佩服制作人对区块链金融属性的挖掘,但作为一个游戏开发者,他对这种做法不敢苟同。正如上文所说,过多类似游戏的出现,只会透支整个行业的生命。

 

「纯资金盘游戏,你也不能去界定它好还是不好,只是我个人不太喜欢罢了」

 

相较而言,法师就非常欣赏自己的好友、同为独立游戏制作人的吴啸在区块链游戏中的尝试,表示他的《细胞进化》就是区块链思维的一次非常好的应用,包括数据更迭、无限传导等特性。

 

04

区块链游戏的最大难题

 

对于《Cardmaker》本身,法师相当满意。

 

我打趣道:“给这款游戏打多少分呢?”

他没有半点犹豫:“肯定是十分啊!”

 

他斩钉截铁道,如果是真正懂区块链游戏的人,肯定能看懂这款游戏的内在逻辑,就像伯乐一眼就能看出千里马一样。

 

“那如果把这款游戏放到传统领域呢?你觉得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法师犹豫了一下,脸上的愁容一闪而过,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你说和他们比吧,我觉得也能打,大概能给个40分吧,在品质和玩法这些方面,不是那么差的。”

 

不过他也承认,他们团队的实力和大厂是没有可比性的,和投资很多的独立游戏团队相比,也没有任何优势,毕竟他们现在只有三个人。

 

 

但随后法师画风一转:“在区块链这个领域,我们是有绝对优势的。但我们也有一些困难,目前并没有太好的资源,不过我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迟早会解决。”

 

法师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行业困境。产品质量是目前区块链游戏领域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优质产品及其匮乏,因此对标传统游戏领域,去做很多To B的事情只会事倍功半。

 

我询问了一些《Cardmaker》的基本信息,法师告诉我这是一款Roguelike游戏,之所以选择这种游戏模式,他表示希望在这个区块链的寒冬,给玩家带来一些温暖,通过探索带给他们一些游戏本身的乐趣。

 

 

目前已经设立了三个关卡,法师说如果花心思肝一下的话,最快两天就能打通,不过因为是Roguelike游戏,玩家即使玩一个月也不会觉得枯燥。

 

《Cardmaker》的乐趣不仅仅在于打通既有的关卡,游戏正式上线后,玩家自己可以开发关卡,根据关卡的难度制作卡牌,玩家既是游戏的游玩者,也是游戏的创造者,在内容创作的过程中还会获得物质奖励。

 

关于未来的愿景,法师表示短期内的目标是开放PVP这样的竞技场模式,到后期肯定是要将全部权力转移给玩家,实现去中心化。

 

开发团队也会变成玩家,而玩家会充当更多的角色,包括生产者,维护者等等,形成一个可以独立运营的游戏社区。

 

05

RPGmaker给了我非常多的灵感

 

在《Cardmaker》正式开发前,法师和他的团队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去思考和研究整个区块链游戏行业。

 

在他的观念中,任何数字资产都要落地,那么如何给数字资产赋能变成了问题所在,在资金盘游戏中,这种赋能的方式可能就是接盘。

 

法师认为,这不是唯一的方式,也不是可取的方式,而内容创造或许能够成功地实现数字资产的赋能,构建一个完整的通证经济,避免游戏陷入传销的困局。

 

 

在谈到《Cardmaker》时,法师告诉我《RPGmaker》给了他很多启发。

 

他打趣道:“现在很多区块链游戏都在对标《Minecraft》,但《Minecraft》只有9年的历史,我对标的《RPGmaker》可是有25年的历史,并且还衍生出了《去月球》这样的高质量作品。”

 

《RPGmaker》也好,《Minecraft》也好,说到底核心都是内容创造,想要发展的越来越蓬勃,总要有更多的产出吧,所谓的Token才会更有价值,不然不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变成镜中月水中花,无法落地。

 

 

法师举了个例子:“其实就像之前的NEO比赛一样,为什么他们要举办比赛,发奖金,也是想给自己的平台有更多的内容,希望更多的开发者帮助他们构建平台的生态。

 

其实就是这么一套很简单的逻辑,不仅仅是游戏,很多其他行业也在用,就看你怎么去活学活用,怎么去落实。”

 

看得出来,法师是非常重视逻辑与思维,也正如法师自己所说,他并不想做那种“不赚钱”的独立游戏,某种程度上,他是一个比较务实的开发者。

 

06

我不想在金融上玩一些“游戏”

 

在《Cardmaker》官网上,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产品的立项源自于2018年CIGA GameJam(以下简称CGJ)。

 

或许不少读者对这个比赛还较为陌生,CGJ是国内较为知名的独立游戏开发比赛,要求开发者在48小时内制作出一款游戏,很多国内知名独立游戏制作人的身影都曾经出现在这个比赛中。

 

当我问起这件事的时候,法师表示确实参加了,但是当时区块链游戏并没有被传统游戏开发者们所认可,甚至被误解。

 

 

说起大赛上获奖的那些独立游戏,法师并没有太多的赞赏,他认为剥开外皮,这些游戏的核心玩法依然是既有游戏中的一些玩法。

 

法师多次强调,如今的他并不是想局限于做独立游戏,因为很多时候独立游戏是对投资人的不负责,这其实并不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

 

作为一个独立游戏人,法师又想改变些什么。

 

他说:“我觉得很多独立游戏人,实在是太苦了。他们是用心想做出更好的产品,给大家带来一些更有趣的东西,但现实或者说是他们的生活状态,很难激励他们持续创作。”

 

所以我的目的是建立起来一套健康生态环境,让所有喜欢做游戏的人和喜欢玩游戏的人,持续地获得激励,让他们能够持续地创作。

 

或者说给游戏赋能于一些金融,但是我不想在金融上玩一些游戏,这就很没意思。”

 

的确,正如法师所说,困扰国内独立游戏制作人的,并不是游戏没有想法,没有创意,而是如何活下去,区块链游戏中的强金融属性,也许能够帮助他们度过这个游戏行业的寒冬。

 

更多dapp应用,请访问dapdap.io,dapdap区块链,dapp应用社区。

 

点赞